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叶扬一直想不明白一件事, 以前叶殊没有标记顾宁两人也没生小孩,顾宁喜欢玩叶滚滚他忍了,毕竟他家叶滚滚是个淘气的,疯起来可以拆家那种, 有人代劳何乐而不为呢。

    正好顾宁和叶滚滚互相看对了眼, 叶扬就是有些吃醋儿子和顾宁亲热, 心理也是平衡的。

    叶滚滚满过周岁没多久, 叶殊正式标记了顾宁,叶扬闻讯暗地里嘲笑了叶殊很久, 还说要让顾宁多自在几年, Alpha都是口是心非的生物,翁华源如此,叶殊也不例外。

    叶殊不知道弟弟暗中腹诽自己,他要是知道了, 肯定会叫屈不已的。

    叶殊之前对叶扬说顾宁还小他不急着标记绝对不是开玩笑的,因为他看得出来, 顾宁是真的不习惯自己的Omega身份,在顾宁做好身心的双重准备之前,叶殊绝不可能勉强他。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叶殊精心策划的长安之行,原是想给顾宁一个惊喜, 不想意料之外的收获格外丰富,到最后竟是给了自己一个莫大的惊喜,简直让人喜出望外。

    顾宁不知是被轩辕曜或是原主留给他的信触动了心里的哪一根弦, 反正从长安回来,他就允许叶殊正式标记他了。

    Omega都主动到这个份上了,叶殊岂有不从善如流的,除非他不是Alpha,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正式标记的第二天,叶殊清早醒来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他扔下还在睡梦中的顾宁匆匆跑了出去。

    生理卫生课上讲过,刚被标记的Omega都是很依赖Alpha的,恨不得半步也不分离。

    顾宁没有上过中小学的生理卫生课,也没有原主关于这方面的记忆,可他毕竟是个Omega,平素表现再强悍,Omega该有的基本生理反应他也都有,并不会因为性格有所例外。

    叶殊前脚出了屋子,前一刻还陷在睡梦中无法自拔的顾宁就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他无意识地伸手一摸,发现身边竟然没人了,而被窝里尚存的余温说明叶殊刚离开不久。

    叶殊去哪儿了?该不会是吃饱喝足拔腿开溜了……

    顾宁又累又困,虽然觉得叶殊不在身边有点不舒服,也没力气爬起来找他,只是脑子里闪过的念头,离谱地有点厉害就是了。

    理智上,顾宁知道叶殊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他不可能吃了就跑,他这个时候出门去,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但是感情上,顾宁还是没法让自己糟糕的心情好起来,他好想把叶殊捆起来揍一顿。

    漫无边际地胡思乱想了会儿,顾宁又困了,就在他即将再度和周公会面前,叶殊急急忙忙回来了。

    “顾小宁,先别睡,快来把药吃了。”叶殊端着杯子拿着个小药瓶冲进卧室。

    “什么药?”顾宁还没睡醒,整个脑袋都是晕乎乎的。

    “当然是避孕药了。”叶殊说完还把药瓶递给顾宁看,“幸亏我反应及时,差点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顾宁顿时明白过来,叶殊之前招呼也不打一个就急忙冲出去是做什么去了。

    只是……

    顾宁原先不知道那是什么药,本着叶殊不会害他的心理,抬手就要往嘴里喂去,不过他的手刚到嘴边就停下了,还抬起头茫然不解地看着叶殊:“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难道你准备一步到位?”叶殊眼里放出惊喜的光芒,他此前似乎没有想过这样的可能。

    顾宁把药扔进了垃圾桶,挑了挑眉说:“顺其自然好了,我无所谓。”他都肯让叶殊标记了,还有什么不肯的,叶滚滚那么好玩,他和叶殊要是也能生一个来玩玩还是很不错的。

    “你确定方小姐也无所谓?”顾宁的行程表排得有多满,叶殊心里是有数的。

    顾宁愣住了,他想起自己已经排到明年下半年的工作安排,马上停止了重新躺回被窝的举动,朝着叶殊伸出手:“那你还是再给我一片药,我得和方姐商量商量。”

    叶殊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他重新给了顾宁药,看着他吞下去才松了口气。

    顾宁原本很困的,可是反复折腾了这么两遍,也没什么睡意了,他瞥了叶殊一眼,貌似不经意地问:“你好像很不希望有意外发生?”

    叶殊忙不迭地点点头:“我从来就没想过三十岁以前当爹,养个孩子很费事的,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之前我们不能冲动。”

    “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小孩子呢?”顾宁绝对算是心大的,他甚至不觉得叶殊的先斩后奏有什么问题。

    叶殊摇了摇头,换上一本正经的表情:“我哪里不喜欢了,你没看我多疼叶滚滚。可是别人家的孩子玩玩还好,要是自己生一个,养起来可就费事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哪里费事了?”顾宁回忆自己的成长历程,觉得大将军和长公主过得十分潇洒从容。

    “哪哪都费事。”叶殊很轻易就看穿了顾宁的心思,还有条不紊地反驳起来,“别拿你小时候举例子,现在可不兴几十百来号人照顾孩子,讲究的是亲力亲为亲子教育……”

    顾宁猛地瞪大了眼睛,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你打算自己照顾孩子?”叶滚滚主要也是保姆在照顾,翁华源和叶扬顶多也就是每天抽空陪他玩,叶殊的想法好奇怪。

    “当然要自己照顾了,孩子生来就是玩的,让给别人照顾,我还有什么好玩的。”叶殊回答地理所当然,“可问题是我现在没时间啊,只生不养又是很不负责的做法,小朋友的童年是需要双亲陪伴的,我们不能错失了这样的宝贵时光。所以顾小宁,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们必须缓一缓了。”

    顾宁只不过问了一句,叶殊就喋喋不休说了好半天,说得顾宁都有点打瞌睡了,他想了想,不太确定地问:“叶滚滚呢,他也很可怜吗?”

    “叶滚滚还好啦,你没发现叶扬生了孩子就学上了苏浅羽,每年最多两部戏,再多一部都不肯接,翁华源也不怎么加班了,还不是想多点时间陪孩子,可是我连这点时间都没有啊。”

    顾宁刚想说自己也能学叶扬的,剧本在精不在多嘛,可想到叶殊的职业就不说话了。职业球员都是吃青春饭的,黄金期就那么十来年,花多了心思在家庭太可惜,错过了孩子的成长同样可惜,尤其叶殊还是那种想亲手照顾孩子的,就更不适合早生孩子了。

    “顾小宁,我们要珍惜现在的二人世界,你看叶扬有时候烦得都想把叶滚滚塞回去,生孩子这种事是没有回头路可走的……”叶殊说完躺回床上,准备搂着顾宁睡个舒服的回笼觉。

    顾宁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可又想不起来,正好困意上来了,干脆也就不想了,合上双眼沉沉睡去。

    正式标记之后,顾宁发现除了不再使用抑制剂自己的生活和以往区别不大,他不是闲得下来的人,方涵佳更不是,两个工作狂凑在一起,顾宁忙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叶滚滚四岁那年,不知道是哪个步骤出了差错,顾宁竟然意外中奖了。

    虽然来得比原定计划早了点,可顾宁的心理素质一向还算不错,他纠结了不到十分钟就欣然接受了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俗话说得好,既来之则安之,人家小朋友已经不请自来了,他又不可能把人撵走,不接受也没有更好的法子,还是开开心心接受现实对自己比较好。

    过去四年,顾宁的演艺事业发展地顺风顺水如火如荼,虽然不像叶扬那样年纪轻轻就跻身天王的行列,在年轻小生里头也是独领风骚拔得头筹的。

    毕竟,叶扬在华国电影史上就是个bug似的存在,他二十五岁就集齐了包括金熊猫奖、金蔷薇奖和金球奖在内的三金影帝,说是就此封神一点也不夸张。

    两年后,叶扬又在并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拿到了欧洲电影节的影帝,这意味着他成为首位包揽三金两节五大影帝的演员,创下了前无古人至今也无来者的恐怖记录。

    顾宁今年二十五岁,刚好和叶扬封神那年同龄,可他只拿过电视剧的最佳男主,金熊猫奖的最佳男配,金蔷薇奖的影帝提名,三金影帝的数目还是零。

    面对两人之间显而易见的差距,顾宁十分坦然,一点也不觉得过意不去。叶扬生来就是吃演员这碗饭的,不仅他比不了,华国影坛的男演员们,好像也没谁比得了。

    他就不一样了,主业是行军打仗,演戏算是半路出家,能有现在的成就他还是比较满意的。当然,比不过叶扬是一回事,这绝不意味着顾宁就对冲击三金毫无想法了,那是不可能的。

    那年从长安回来,叶殊突发奇想给了顾宁一个建议,说是希望他再演一次自己,在大荧幕上,本人是绝对主角那种。

    顾宁很诧异叶殊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不是刚演过《轩辕大帝》么,短时间内又重复,感觉好没创意。

    见顾宁不太接受自己的意见,叶殊细细把理由说了,他说过去这些年,昭阳侯顾宁这个角色被人演绎了很多遍,可除了顾宁自己那个版本,大多很难被人接受。

    人物塑造地不够出色也就算了,更重要的是,顾宁每次在影视剧里出现都是以男二男三男四等等等等的身份,主角往往是他舅舅他姑姑,或是他爹他妈,又或是他的太子表哥。

    以顾宁的历史战绩而言,这无疑是很遗憾的,不管人们不敢把他当主角拍的原因是什么,总之这是个不该有的空白,难得顾宁本人演技不错,不拍一部《顾宁传》太可惜了。

    叶殊给出的理由太有说服力了,顾宁都被他说得有点动心了,不过也就是动心而已,他并未因此采取任何后续的实际行为。

    和顾宁比起来,叶殊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他又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叶扬,只是隐瞒了小部分不能说的理由。

    叶扬很容易就被叶殊说服了,只是原创剧本需要时间,叶扬和顾宁又有各自的工作安排,要把档期凑到一起也不容易,总之等到《顾宁传》开机,已经是四年后了。

    看到试纸上清晰的两道杠,顾宁又是后怕又是庆幸,就在上一周,他刚拍完草原戏回来,要是提前知道小家伙的存在,可就有点麻烦了。

    然后顾宁就赶紧给叶扬打电话了,因为他们后面的戏份需要赶一赶了。

    叶扬闻讯倒不怎么惊慌,因为最惊险刺激的战争戏已经完成了,剩下的都是朝堂戏,两个月之内拍完绰绰有余,叶家的二包子那个时候有没有显怀都还是个问题。

    确定顾宁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叶扬好整以暇地问他,叶殊知不知道这件事。

    顾宁顿时就傻了,回过神急忙央求叶扬,就当什么也不知道,千万别在叶殊面前提起。

    叶扬笑不可抑,好不容易笑够了才开口:“宁宁,原来你这么怕我哥,哈哈……”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是比你晚知道消息,叶殊会抓狂的,我有义务维持他的幸福感。”《顾宁传》不能再推了,这是顾宁急着联系叶扬的主要原因,可他不想对叶殊说解释的话。

    叶扬闻言笑得更欢了:“宁宁,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难怪……”

    没等叶扬把话说完,顾宁就把电话挂了,叶扬愣了愣,还是把后半句说了出来,“难怪我家叶滚滚那么喜欢你。”

    叶殊最近不在滨城,他们最近两周背靠背连续两个客场,要到下周一才回来。

    顾宁等不及叶殊回来再亲口告诉他这个好消息,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比起还在努力向上攀登的顾宁,叶殊的职业生涯这几年可谓是登峰造极辉煌无比,除了世界杯冠军他拿到了一个足球运动员能拿到的所有国家队比赛冠军和俱乐部队比赛冠军。

    集体荣誉无可挑剔,叶殊的个人荣誉也是不遑多让,他实现了华国足球先生、亚洲足球先生和世界足球先生的大满贯,也拿到了参加过的所有类型比赛的最佳射手和MVP。

    简而言之一句话,叶殊现在就差个世界杯冠军了,虽然没有这个冠军也不妨碍他被人封神,可是有了这个冠军,他的人生才能叫做真正的圆满。

    明年夏天,华国即将承办世界杯,这也是叶殊实现大满贯的最好机会和最后机会。

    “最好”很好理解,东道主嘛,天时地利人和全都占齐了,可是“最后”,说起来就有点伤感了,因为这个赛季开赛前,叶殊对外宣布,无论世界杯结果如何,这个赛季结束他都会挂靴。

    此言一出,整个世界足坛都震惊了,叶殊明年世界杯过后退役,这真是太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了。

    顾宁看到这个消息也很惊讶,因为新闻发布会前叶殊并没有和他商量过这件事,而叶殊的状态在他看来也是正佳,坚持到下届世界杯也没问题,远没到需要退役的时候。

    事后顾宁问过叶殊,为什么做出这个决定,叶殊笑着说,他不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所以一定会在巅峰退役,不给任何人看到表现下滑的机会。

    顾宁愣了愣,随即了然,他觉得叶殊的这种心理很好理解,不就是“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家见白头”,他其实也算是这样的人。

    过了会儿,叶殊又补充了句:“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我得回家继承家业,早点接手早点上手,趁着小叔年富力强还愿意管事,我这几年偷点闲,就有时间多陪小朋友了。”

    按照原计划,明年世界杯过后,叶殊和顾宁就会把造人计划提上日程。

    现如今,虽说小朋友比原定计划早来了一年,可在顾宁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反正前几个月孩子他揣着,也不费叶殊什么事,更不影响他备战世界杯。

    等到小朋友生下来,叶殊差不多也要退役了,正好回家带孩子,简直就是无缝衔接。

    抱着这样的想法,顾宁给叶殊打电话的时候语气是带着点小兴奋的,他期待着叶殊的反应。

    谁知电话那头突然没声儿了,要不是顾宁耳力好,能隐约听到叶殊的呼吸声,他差点就要怀疑是电话信号出问题了。

    “叶殊,叶殊,你在听吗?”顾宁骤然提高音量,连着叫了叶殊好几声。

    “在在在,顾小宁,我在……”半晌,叶殊终于回过神来,“你没什么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顾宁很不理解叶殊的脑回路,他能吃能睡好得不得了。

    叶殊深吸口气,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至于太过激动:“你不是刚拍了草原戏回来,马背上折腾了那么久,真的没事?”这个孩子还是上个月叶殊去探班的时候种上的。

    “没事没事,一点事都没有。”顾宁拍着胸口打包票,只觉得叶殊太大惊小怪了。

    叶殊还是不放心,可第二天就有比赛,他不可能不负责任地丢下队友不管,所以他把兴奋和不爽的情绪都发泄到了对手身上,本赛季第一次上演了帽子戏法。

    周日夜场的比赛结束,叶殊等不及第二天随队回滨城,赛后新闻发布会都没参加就提前跑了。

    叶殊和顾宁的关系对外没有公开,可自家队长有交往多年的固定男友,滨城猎鹰队的队员们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看到叶殊比赛中的表现如此兴奋,赛后又是一脸喜色地匆匆跑了,队员们纷纷猜测,队长家里肯定是好事将近了,他们是不是可以提前准备个红包之类的。

    崔熙作为球队的副队长又是唯一的知情人,不仅没有阻止队友们的浮想联翩,反而加入了他们的行列,他都收过叶殊三回大红包了,是时候该还回去了。

    正如顾宁想的那样,叶殊并不觉得他们家包子来得早了,还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只是顾宁的电影还有两个月才能杀青,让他颇有些担心。

    好在叶扬及时出面,再三向叶殊保证,电影里的打斗戏份都已经结束了,之后的朝堂戏宫廷戏都是文戏,绝对累不着他家顾小宁的,才打消了他心中些许顾虑。

    比起总是不那么放心的叶殊,更加忙乱的是方涵佳,因为顾宁说了,拍完《顾宁传》他打算息影一年,什么通告都不接,已经接下的通告也要推迟或是取消。

    在一起合作了五年,方涵佳对顾宁的脾气十分了解,只要是他下定了决心要去做的事情,谁也没办法让他改变主意,所以她也没做任何的无用功,直接帮顾宁处理了各种后续事宜。

    叶扬满心以为,等顾宁生了小孩,他就不会和自己抢叶滚滚了,谁知事实刚好相反,顾宁带着叶滚滚一起玩叶团团,玩得叶滚滚都不乐意回家了。

    顾宁悠闲地在家养胎,叶殊的主场比赛也会乔装去看,还会带上叶滚滚,《顾宁传》的后期制作剪辑宣传路演通通没有参与,全让叶扬代劳了。

    看在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份上,叶扬原本也不怎么在意,但是叶滚滚被叶团团迷住了,每天睡在弟弟的婴儿房不肯回家他就有点忍无可忍了,他这是卖了儿子还帮人数钱。

    “叶滚滚,你走不走?我数一二三,一、二……”叶扬数数从来不拖长声音。

    但是没等叶扬把三说出来,叶滚滚就扬起小脸看着他,很认真地说:“我不回去,家里没有弟弟玩。”

    “弟弟很好玩吗?”叶扬又不是没养过孩子,叶团团还不到三个月,有什么好玩的。

    叶滚滚用力地点点头:“当然好玩了,他会哭还会笑,翻身翻不过来也好可爱……”

    叶扬无语望天,翻了记不太优雅的白眼,对叶滚滚的爱好表示理解不能。

    和五岁的幼儿园中班小朋友争论是没有意义的,叶扬说不过儿子就不搭理他了,改问顾宁:“宁宁,你和我哥打算瞒到什么时候?”

    顾宁没想到叶扬会问自己这个,一时间有点愣住了:“你们以前不是也没公开?”生下叶滚滚之前,叶扬和翁华源可是隐婚了好些年的。

    “生了滚滚就公开了,老瞒着也不像话,你们怎么打算的?”没有叶团团的话,叶殊和顾宁要不要公开叶扬才不在意,可是儿子都生了,还藏着掖着似乎不太好。

    顾宁显然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不假思索就回了:“好歹要等世界杯结束,现在全国人民都盯着国家队,叶殊的心理压力够大了,我和团团安静点比较好。”

    “这倒也是。”叶扬从来都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算是很好的,可随着本土举办的世界杯日益临近,看着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的各种言论,他也挺为叶殊发愁的。

    足球作为名副其实的第一运动,全世界参与的国家太多了,有夺杯实力的球队超过十支以上,就算华国是东道主占了先手,也不是想拿冠军就一定能拿冠军的。

    但是球迷们显然不是这么想的,那些长期看球的真球迷还好,不管心里有多渴望冠军,也是知道拿世界杯有多难的,基本属于尽人事听天命,不是努力了就一定有回报的。

    反而是那些跟风看世界杯的伪球迷,甚至是因为世界杯在华国举办才看一眼的不算球迷的球迷,想要冠军的心思那叫一个强烈,仿佛拿不到就是国家队全体教练和球员的失责。

    由于伪球迷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上风,因而距离世界杯开幕还有一个月,各种紧张的气氛就开始蔓延了,叶扬只是旁观者,看着这样的气势都觉得有点吓人。

    顾宁是带过兵打过仗的人,心理素质比起叶扬就更好了,他对叶殊的信心比谁都足:“我不敢说华国足球队一定能拿冠军,但我知道不管结果如何,叶殊的表现都会是最好的。”

    似乎是觉得玩叶团团还不够过瘾,叶滚滚见叶扬和顾宁的对话告一段落,便问叶扬:“爹地,你能给我生个弟弟吗?家里有个弟弟会更好玩的。”

    叶扬不说话,似乎是在思考儿子的提议有没有可行性,顾宁看叶团团快被玩哭了,赶紧上前拯救儿子:“滚滚只喜欢弟弟,不喜欢妹妹吗?”

    “妹妹也喜欢的。”叶滚滚说着偷偷瞄了叶扬一眼,“可是爹地都不肯生,唉……”

    顾宁的预言是正确的,叶殊本届世界杯的表现的确非常出色,堪称整个职业生涯的最高光时刻。

    不知道是压力太大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国家队的小组赛打得磕磕绊绊,要不是叶殊在关键时刻屡屡破门,能不能小组出线都是个问题。

    以小组第二的身份出线后,国家队开始了自己的死亡之旅,八分之一决赛、四分之一决赛和半决赛的对手都是前世界冠军,也都是本届杯赛的夺冠大热门之一。

    好在进入淘汰赛后,叶殊的队友们逐一开始找回状态,他们一路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竟然在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杀进了最后的决赛,叶殊也以八个进球领跑射手榜。

    前面六场比赛,顾宁都是自己去看的,叶团团太小了,去了看不懂比赛不说,场子里又热又吵,对小朋友的身体不太友好。不过决赛又不同了,不管叶团团懂不懂,顾宁都是要带他去的,叶殊唯一一次可能捧起世界杯的机会,他们怎么可以不在场呢。

    事实证明,顾宁太有先见之明了,和之前一场比一场打得艰苦的比赛比起来,对阵卫冕冠军的决赛反正是国家队开赛以来打得最轻松的,叶殊上下半场各进一球,几乎提前锁定了胜局。

    叶团团的确看不懂比赛,可他能感受到叶殊和顾宁的情绪,无论叶殊进球的时候还是最后捧起金杯的时候,他都在顾宁怀里咿咿呀呀地叫着,整个人兴奋到不行。

    夺冠当晚,叶殊几乎是抱着奖杯睡的,顾宁开玩笑地问他,自己和叶团团不重要了吗?他干脆和奖杯结婚算了……

    叶殊笑着说,奖杯明天就得上交足协保管了,今晚给他已经是破例了,当然要抓紧时间抱个够,顾宁和叶团团永远都是他的,他不急于一时。

    顾宁无语到了极点,还得拿着手机帮叶殊拍照,无人搭理的叶团团在旁边哇哇直叫。

    第二天还了奖杯,叶殊在微博发了自己和奖杯的合影,却在无意中曝光了自己和顾宁的关系,还有叶团团的存在。

    叶殊的照片发出去,多数人也就是点赞留言,也有少数好奇心强的,把照片放大了进行研究,结果看到了映在奖杯上的不甚清晰的顾宁和叶团团的身影。

    不等有人对他们的关系进行发散,叶殊就顺水推舟承认了两人的关系,然后带着顾宁和叶团团出国度假了,任由网络炸成了一朵灿烂的烟花。

    八月初,《顾宁传》上映,票房走势十分喜人,网络热度更是高得可怕,只是到了现在,已经不会再有人刷顾宁和叶扬的CP了,叶殊对此非常满意。

    年底,金熊猫奖各项大奖候选人名单揭晓,《顾宁传》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最佳男配等总共十二项提名洁。

    颁奖礼当天,叶殊和顾宁联袂出席,不过叶殊不止是以家属身份出席的,他又来给叶扬代领了,如果他能拿到最佳导演或是最佳男配的话。

    顾宁这是第一次提名金熊猫奖的最佳男主,但是比起上次金蔷薇奖明显到不能再明显的陪跑,这回有很多人是很认真地看好他,觉得他能斩获影帝的头衔洁。

    比起获奖本身,顾宁在颁奖礼上做的另一件事让更多人深深地记住了。

    从颁奖嘉宾手中接过最佳男主的奖杯,又发表了获奖感言,顾宁似乎意犹未尽,他顿了顿,突然对着话筒说:“叶殊,愿意和我结婚吗?”说完还从衣兜里拿出了求婚戒指。

    全场一片哗然,随即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主动向Alpha求婚的Omega,什么时候都是不多见的,当然要鼓掌欢迎了洁。

    叶殊很无奈,他明明也准备好了求婚戒指,打算等顾宁得了奖就现场求婚的,谁知竟被顾宁抢了先,可是他能怎么办呢,顾宁都已经开口了,他总不能说不愿意。

    “我愿意。”叶殊站起身,说出众人期待的三个字,缓缓朝着顾宁走去,两人相视而笑。

章节目录

娱乐圈宠婚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紫月纱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月纱依并收藏娱乐圈宠婚指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