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李安阳从没想过,自己与贺思盈会有再遇的一天。

    分手毕业后, 二人各奔东西, 走向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李安阳也曾想过, 假如自己再遇到贺思盈,会是什么心情?

    他以为自己也许会心痛难过, 也许会气愤不甘。

    可当真正见面的那一刻, 他才发现自己心中竟出奇的平静,没有难过也没有愤怒。

    就像是重逢阔别多年的旧友, 有一点激动, 心中的波澜很快又恢复平静如初。

    重逢是在一个拍网剧的小剧组中, 贺思盈才刚刚毕业,在其中出演一个很小的女配角。

    “阳少, 您怎么来了?”导演看见是他,态度热络。

    李安阳笑的豪迈,“你们剧组的工作人员跟我联系,说租来的服装有些问题, 我过来亲自处理一下,免得耽误你们拍摄。”

    他一向自来熟没有架子,导演很快放松下来。

    “那也用不着您亲自跑腿啊,您平时那么忙, 这让我们多不好意思。”

    “没, 不至于, 我挺闲的。”

    “服装出了问题也有我的过失, 今儿来你也别客气了, 我请你们剧组吃个饭吧。”

    导演殷切地应下了。

    饭局上,贺思盈看着与记忆中差别甚远的李安阳,心情复杂。

    倒是李安阳似乎对过往不甚在意,对她的态度与其他人一样热情。

    导演发现她跟李安阳曾是旧友,后来剧组里那个一直悬空的女三号,突然就幸运地降临到了她的头上。

    贺思盈的心情既感动又复杂。

    当初她和李安阳分手的原因,说是因为性格矛盾,实际上是她忍不住移情别恋了当年的男舞伴。

    只是她并不是真的喜欢李安阳,见宁秋与怀舟在没有其他人插入的可能后,放弃了通过对方接近怀舟的想法。

    对于一个不喜欢的人,贺思盈自然连敷衍都懒得再给予。

    她提出分手,李安阳没有异议。

    作为家境优渥的漂亮女生,贺思盈从小到大顺风顺水,已经理所当然地习惯了周围异性的示好。

    对于李安阳的热切,她也没认真放在心上过。

    她对男朋友的容貌要求其实很高,像怀舟和许清澜那样的男生,才能令她心跳加快。

    但同样的,她也有着许多女生都有的虚荣心,所以怀舟的吸引力对她来说是强大无比的。

    李安阳并不帅气,他只能称得上普通。

    贺思盈不喜欢他说粗话,和别人打架,举止嚣张。

    尽管那时怀舟也这样,她总是下意识地忽略,并且无视李安阳给予的光怀和浪漫。

    在她看来,身边像对方这样的男生一抓一大把,李安阳唯一的优点,也就是家里有点钱。

    可是,她家里也不穷,而李家活脱脱就是暴发户。

    她不喜欢。

    直到上大学后,她才发现自己错的离谱。

    走出了C市,贺思盈考入了帝都有名的表演院校,这里面的漂亮女孩一抓一大把。

    她这个所谓的文科班校花,丢到人堆里都不会让别人多看一眼。

    贺思盈渐渐发现,自己不再是被别人众星捧月的公主,并沦为更优秀的人的陪衬。

    她前后交过几个男朋友,却没有一个再像李安阳那样,无条件地迁就宠溺她。

    可她似乎已经被李安阳惯坏了,无法忍受新男朋友的态度。

    相恋,矛盾,吵架,分手,如此反复循环。

    她换了几个男朋友,身心疲惫,但对方却都走得很潇洒,很快又投入了更漂亮的女生的怀抱。

    到了大三大四,贺思盈逐渐发现了演艺事业中资源的重要性。

    可她没有任何背景,她只是家境比一般人富裕一些,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大小姐。

    在帝都,在学校,非富即贵的人比比皆是。

    无论是室友还是同学,都不能让她再获得一丁点优越。

    贺思盈不甘心,却无可奈何。

    同班同学还未毕业就已经火成了流量小花,有资源力捧,她却还在剧组摸滚打爬,连十八线演员都算不上。

    直到再遇李安阳,贺思盈才发现,这个曾经被自己看不起的少年,竟然能走到今天这步。

    自己在剧组拿女三号的角色,还是因为他。

    想起曾经李安阳对自己的好,贺思盈忍不住拨通了当年那个被她拉黑的电话。

    “有空出来吃顿饭么,好久没见了,剧组的事情我想亲自谢谢你。”

    李安阳顿了顿,讶然笑道:“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的电话号码。”

    “嗯……毕竟以前天天打电话,我也以为自己不记得了,没想到打起来那么顺其自然。”

    贺思盈自然不记得李安阳的电话号码,她是趁休息时偷偷在导演的手机上看见记下来的。

    “这么多年了都没换过号码,你果然也是个念旧的人。”

    李安阳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答应了对方的邀约。

    程小婉在旁边冲着他翻白眼,“哦哟,旧情人找上来了啊,还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胆子挺肥。”

    李安阳笑的无辜,“没有啊,我这不是打算带你一起去么。”

    重逢后他并没有过与贺思盈联系的想法,这次会答应,也恰好是因为他顺路要去剧组办事。

    “都是朋友,好多年没见了,给她介绍介绍我女朋友呗。”

    程小婉继续翻看着淘宝,眼皮也不抬地道:“要去你自己去,我才不去呢。”

    “我这两天可是替你跑剧组,你就这么对我啊?”

    程小婉在做服装生意,给剧组做影视服的就是她的工作室。

    “秋秋怀孕了,这两个月孕吐特别严重,我从老家那边弄了点梅子,打算中午给她送学校去。”

    李安阳闻言,也没强求。

    “那看来我要单刀赴会了,我要是被拐骗了,你可记得来把我领回去啊。”

    程小婉忍俊不禁,挥挥手将他轰走。

    贺思盈打扮的很精致,衣裙朴素,施了淡妆的脸很清爽,像极了高中时代的日常风格。

    李安阳见状,只是在心里笑了笑。

    果然是个挺“念旧”的人,只是无论怎么装扮,也掩饰不了贺思盈这些年来变化的外表气质。

    少年时曾让他翩然心动的那种青涩和温柔,仿佛已经找不到一点痕迹。

    贺思盈努力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安阳,好久不见,在剧组谢谢你的照顾。”

    剧组换角的事跟他毫无关系,估计是导演见他这几天频繁跑剧组,这才主动献殷勤。

    贺思盈估计是误会了,李安阳笑着没回答,主动拿起菜单点菜,都是她喜欢的口味。

    闻言,贺思盈双眼又是微微一亮。

    她放松了些许,与李安阳聊起了高中毕业后几年的事。

    左右无事,李安阳也跟她唠嗑,笑道:“我后来没读书,本事也没什么,就全靠一张嘴到处跑而已。”

    “一开始是跟着我爸妈跑,后来舟哥说想搞大事情,我就一股脑跟着他跑了。”

    “纯属个大腿挂件而已。”

    他脸皮厚能说会道,在哪儿都吃得开,早些年怀舟起步的时候,李安阳忙了不少大忙,这会儿却只说自己是抱大腿的。

    贺思盈眼神微动,低头轻笑着喝果汁。

    高中毕业那时她曾想过,李安阳这样的人,跟自己不是一个世界的。

    贺思盈一直以为自己该用俯视的眼神看对方,却猛然发现,原来被俯视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李家所谓的有钱,和她们家完全不是一个级别概念的,可她却如此后知后觉。

    曾经她很不喜欢李安阳以自己男朋友的身份对怀舟唯命是从,那样会让她感觉自己在宁秋面前矮一头。

    贺思盈以为李安阳不过是想抱大腿的谄媚狗腿跟班,很久以后才偶然得知,那是因为年幼时怀舟曾救过他的命。

    他住在别墅区,但因为家里是暴发户而被人看不起。

    小学的时候,有其他有权有钱家的孩子欺负他,把不会游泳的他推进别人家的露天游泳池里。

    要不是怀舟,他早就淹死了。

    于是从那时候起,他就一直跟在怀舟屁股后面了,任凭对方脾气多差劲也不生气。

    李安阳见她不说话,自顾自道:“换个说法,大概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吧。”

    即使开玩笑,也没人把自己比作鸡犬的,可李安阳文化素养就那样,乱用成语典故更是日常。

    曾经在一起的时候,贺思盈总会对他说的话感到无语,然后略带嫌弃地纠正他。

    李安阳每次都笑的灿烂,认真听她教训。

    这回贺思盈却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只是掩唇轻笑,“你说话还是那么有意思。”

    李安阳唇角的微笑淡了下去,贺思盈果然变了很多。

    “我倒是觉得你变了不少。”

    贺思盈眨了眨眼睛,“有么,我觉得自己还是以前的样子啊,你也一样。”

    “我是说你变得更漂亮了。”

    李安阳笑了笑,跑腿应酬这么多年,这类话他几乎是随手拈来。

    贺思盈却红了脸,心中微动。

    “这些年你过得好么?”她迟疑着开口,“其实我一直想为曾经的幼稚和你道歉。”

    “那个舞伴……我跟他从来都没有什么。”

    贺思盈弯唇微笑,“当然都已经过去了,再提这些意义不大,但我还是希望,不该有的误会尽量不存在。”

    李安阳笑着摇头,他早就已经不在乎了。

    “不是要道谢么,你怎么变成道歉了?”

    贺思盈轻咬唇瓣,微笑道:“对了,说起来还没有正式像你道谢呢,剧组女三号那个角色,谢谢你帮我向导演说情。”

    “之前我试镜准备了好久,一直没选上……”

    而李安阳一出现,她就立刻得到了拼命努力都拿不到的资源。

    闻言,李安阳挑眉讶异地道:“说情?什么角色,我不知道啊。”

    贺思盈身形微僵,愣了一下道:“不是你么,你这几天一直来剧组……我还以为、以为……”

    “以为换角的事和我有关?”

    李安阳爽朗地笑了笑,“应该是导演看你资质好,才主动把女三号角色给你的。”

    “你可千万不要觉得紧张,以为欠了我的人情,我真没有插手剧组的事。”

    贺思盈温婉的笑容变得有些难看,脸颊因自作多情而烧的厉害。

    李安阳看了眼手机,解释道:“我这几天一直跑剧组,主要是为了服装道具的事。”

    “那个吧,跟你们剧组合作的是我女朋友,合作单子出了点纰漏。”

    “这不她傻了吧唧的,没你机灵,我才忙前忙后的给她擦屁股。”

    贺思盈愣愣地看着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她不傻,何尝不懂李安阳这是在维护女朋友,他亲自出面,导演和剧组自然不敢为难那女孩子。

    贺思盈勉强勾了勾唇角,“原来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啊……什么时候交的?”

    “毕业第一年在宁秋读大学那个城市跑腿时遇到的,她做服装生意,我们谈了有两年吧,正打算年底结婚呢。”

    毕业后,程小婉去了外地打工,家里人重男轻女不支持她继续读大专。

    高中时代,她和宁秋在一起时受到了些影响,跑到K市做起了网店卖服装,平常也和宁秋时有联系。

    李安阳去K市办事,自然又重逢了程小碗。

    当时发展初期的电商正势头火热,李安阳也存着拿她做商业试验品的意思,就帮着一起捣鼓。

    程小碗虽然不那么聪明,但胜在踏实好学。

    时到今日,她手下那几个店都有不小名气,销量也非常不错。

    也是那个时候,他们渐渐走到一起的。

    “两年啊……这么快就觉得结婚,看来你们是真爱了。”

    贺思盈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什么滋味,笑容有些挂不住。

    “主要是认识挺多年了,对彼此都熟悉,我女朋友你应该也认识。”

    李安阳笑道:“她就是程小婉,以前和宁秋关系很好的那个,你还记得她么?”

    贺思盈如遭雷击,久久不能言语。

    她刚才猜测过很多遍,能嫁给李安阳这样的有钱人,自己又做着服装生意的,该是个什么样的富家千金。

    结果万万没想到,居然是那个无论外貌家世学历都不如自己的程小婉。

    正当她惊的会不过来神时,李安阳招手叫来了服务员。

    “我什么忙都没帮上,你请我来吃饭,我怪不好意思的,这单我来结账就是。”

    “还有小婉她今天要一块儿跟我去剧组后办事,正在外面等我呢,我就不多留了。”

    “有机会的话,给你发结婚请帖。”

    “再见啊,贺小姐。”

    李安阳付了钱,没有任何留恋地离去了。

    贺思盈仿佛失去了浑身的力气,怔怔地看着他走远。

    橱窗外,程小婉正黑着脸在等他。

    多年不见,她不似当年那样土里土气,好好收拾认真打扮以后,也并不比她那些表演系的漂亮女生差。

    不知道李安阳嬉皮笑脸地说了些什么,程小婉恼羞地伸手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

    李安阳笑的开心,脸上温柔的神色与记忆中一模一样,却又和与她在一起时有些许不同。

    如今,他的脸上全然没有当初与她在一起的那种小心翼翼与卑微紧张。

    他依然笑的那么恣意张扬,却多了几分幸福和甜蜜,那是贺思盈不曾见过的神情。

    “某人嘴上说着不在意,还不是火急火燎的赶过来了。”

    李安阳颇为得意,“看吧,你还是怕我被她骗走的。”

    “你要是就那点智商,我也不跟你好了,免得影响后代。”

    “哟哟……都记挂起生孩子的事来了啊,那你还墨迹什么,明天就跟我去领证呗。”

    程小婉瞪他,“少贫嘴,我妈那边还闹的凶着呢,你不想清静了?”

    哭着闹着怪她要嫁入“豪门”也不提携那个不成器的弟弟。

    可她也不是傻子,绝不会任由家里人厚着脸皮去吸李安阳的血。

    李安阳忍不住对她笑,“无所谓啊,我不怕,反正我娶你又不是娶她。”

    “大不了咱们今晚上就造个娃出来,然后私奔远走高飞,她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而且我觉得我们造娃的姿势有点不对劲,要不然怎么这么久都没反应,我提议今晚试一下那个什么式……”

    程小婉黑着脸掐他的腰,咬牙切齿道:“走在大街上,你说浑话的时候能不能小声点。”

    “你个不要脸的臭流氓!”

    李安阳甚是委屈,“我这招都是跟舟哥学的,哪儿流氓了。”

    明明宁秋每次都会羞红了脸,怎么他媳妇儿就这么凶呢?

    程小婉和李安阳的婚期,终是因为家里的事推迟了一年才举行。

    她结婚的时候,宁秋刚出月子,正好来给她做伴娘团。

    婚礼很热闹,来了许多高中时代的旧友。

    有宋家辉、阮果和她的男朋友,刚刚在一起半年的许清澜和兰湾湾……

    宁秋孕期被折磨的不轻,不仅没胖还瘦了几斤。

    怀舟心疼得要命,满月的儿子都不管了,老婆走到哪跟到哪,生怕宁秋磕着碰着。

    见到许清澜的时候,他撇撇嘴,朝对方飞去一个刀眼。

    这小子高中时代险些成为他的情敌,大学时代又跟他争锋不止,身边桃花在无视下枯了一朵又一朵。

    兰湾湾,这位他曾经的同桌,能执着到今天这个地步,他实属佩服。

    许清澜朝他温和的微笑,并没有做出怀舟那样幼稚的表情。

    上了大学以后,他渐渐发觉,很难再找到一个像宁秋那样让自己心仪的优秀女孩。

    不可否认,许清澜是有些后悔曾经没有主动的。

    但是,在他还没有明确自己的心意时,宁秋与怀舟之间就已经无法容忍任何人插入了。

    他注定了只是一个过客。

    不过好在,他错过了第一个,没有再错过第二个。

    许清澜拉着兰湾湾的手,眼神望向宁秋,大方坦然地朝她招手微笑。

    兰湾湾激动地踮起脚尖挥手,忍不住感叹,“宁秋还是那么漂亮啊,好像一点都没变呢。”

    许清澜认同地点头,五年多过去,身边的朋友都变了不少,宁秋却还是宁秋。

    步入社会的大家,多少都改变了自己的棱角。

    只有宁秋,似乎一心沉浸在学术研究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仍是当初的模样。

    他看见对方眼里的温暖和纯真,就知道怀舟一直把她保护的很好。

    只有被捧在心尖呵护疼爱的女孩子,才会拥有那样的眼神。

    昔日的朋友齐聚一堂,程小婉开心的几乎落泪。

    只除了一位不速之客的到来,让不少人神色微妙了半晌。

    李安阳看着贺思盈,笑容也难得僵在了脸上,连忙去哄程小婉。

    程小婉面上笑容不变,在心里把李安阳手撕成了麻辣牛肉干。

    婚宴结束,程小婉满身疲惫地卸妆。

    李安阳后者脸皮凑了过去,“怎么,还因为贺思盈的事儿不高兴呢?”

    程小婉顿了顿,闷闷地道:“有点吧……”

    “我没给她请柬,就口头客气了两句,没想到她真的来了……”

    程小婉叹了口气,神色还是有些沉闷。

    毕竟少女时代的她,曾亲眼目睹李安阳对贺思盈的疯狂和执着,心里不在意是假的。

    提起过往作为舔狗的黑历史,李安阳也觉得有些挂不住面子。

    “我都没在意你跟宋家辉那小子……好吧,我错了。”

    “我发誓,我对她真的没感觉了。”

    “而且哥哪里被她甩掉就要死要活了,你没看当年哥有多潇洒?”

    “得了吧。”

    程小婉白了他一眼,却还是忍不住道:“不过,你当初确实跟大家想的不一样。”

    “我们都担心你被甩了会去闹自杀呢。”

    李安阳抖了抖嘴角,“……”

    “那你到底还喜不喜欢她,真的放下还是假的放下了?”

    程小婉终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李安阳笑容微敛,眼神悠远。

    “曾经是真心喜欢过,不过也早就真的放下了。”

    “在她跟我分手的时候,我就已经放下了。”

    程小婉狐疑地看他,“真的?为什么?”

    李安阳收回眼神,笑着去搂她,轻声道:“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因为我移情别恋了。”

    在被宁秋点醒的那一刻,李安阳就已经醒悟了。

    他只是等待着让贺思盈主动出分手,好让他清醒着接受这个残酷的教训,牢记一辈子。

    一颗心发光发热太久,终究也是会冷的。

    那一个多月里,同样经历了分手失恋的程小婉给了他很多关怀。

    虽然她很少在嘴上说什么,所作所为总是让人感到暖心。

    李安阳从来只是一昧的付出,没有人给过他回报。

    他无法不承认,在那段最低落的时光中,他对程小婉是有一些心动的。

    这些心动使得后来贺思盈对他的伤害也变得不那么疼痛,他那时便清楚地认识到了自己的心意。

    不过这份心动很淡,只那么轻轻地留在了心底。

    程小婉当时也还沉浸在与宋家辉分手的失落中,李安阳并不希望两个互舔伤口的人在一起,把取暖当作是一段真的爱情。

    他什么也没有说,程小婉也没有任何察觉。

    直到两年多以后的重逢,命运才又把他们绑在了一起。

    那时的李安阳已经成熟了很多,不再是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少年。

    对于爱情的理解,他也有了更多深刻的感悟。

    宁秋告诉他,在爱情当中,一定要学会主动索取,而不是一昧付出。

    李安阳轻轻点头,他依旧记得宁秋曾经所讲过的,有关小王子与玫瑰花的故事。

    付出总是被视为爱的表现,但有时候,适度索取也同样是一种爱。

    程小婉是个好女孩,李安阳喜欢和她在一起。

    那与跟贺思盈在一起时,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他不必小心翼翼,卑躬屈膝,将自己低到尘埃里,而把对方放在云端。

    没有人讨厌被宠爱的滋味,和程小婉在一起以后,他才发现这种感觉如此令人着迷。

    他懂得了如何去经营爱情,而不是愚蠢的撞到头破血流。

    就连主动为她付出,也变成了双份的甜蜜而不是负担。

    程小婉听完,神色复杂,“真的不是和我开玩笑么?”

    她难以相信,李安阳会透露这些心声。

    李安阳笑了笑,“哥真不是在哄你开心啊,老实说,当初你给宋家辉集方便面卡片的时候,我羡慕他羡慕的要死。”

    他羡慕对方,有这么一个人那样真心待他,对他好。

    而贺思盈从来没有那样对待过他。

    “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老子当初就不该帮你集卡,指不定这样他就不会答应跟你谈恋爱了。”

    这会儿想起来,他居然帮未来媳妇儿追其他男生,怎么都觉得亏。

    “好了,现在扯平了,你不能再因为贺思盈的事儿跟我生闷气了啊。”

    程小婉噗嗤一声笑起来,清了清嗓子。

    “那好吧,看在当初上学的时候你罩了我两年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以身相许报答你吧。”

    想想命运也是奇妙,她当初因为感动宋家辉挺身而出喜欢上对方。

    却没注意到,在荣昌的两年里,李安阳前前后后替她挡掉过多少次女生的排挤和刁难。

    宁秋说,倾心为一朵玫瑰浇水施肥,付出的越多,就越是深爱它。

    这样想的话,突然感觉李安阳的“移情别恋”也没有那么无厘头呢。

    “不过你可得发誓,以后也得罩着我,不然我就和别人跑了!”

    李安阳听到这句话,笑着蹲下身,亲手替她脱掉了勒脚的婚鞋。

    “好……我罩着你……”

    “一辈子都罩着你。”

章节目录

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清溪洗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清溪洗砚并收藏校霸的高岭之花[穿书]。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