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什么?”

    听到这话,雷厉的脸上充满震惊。

    尽管完全不明白对方所谓的仙皇之子是什么?可从那体内传来的淡淡剑意,却给人一种恐怖至极的感觉。

    成为仙人也有段日子了,但他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况。

    那股剑意明明不是很强烈,好像随时都要要断绝一样,可却让人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你到底是谁?”

    雷厉颤抖着嘴唇吐出这几个字。

    “……”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对面并没有回答,反而是抬头望着蔚蓝色的天空,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该死!”

    在心中暗骂了一句,雷厉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无法动弹半分。

    在到达仙人之境后,能让他如此恐惧的,记忆中只有妖族盟主一人,但眼前这青年人却给其一样不甚至远超对方的压迫感。

    那异样的存在感,就好像从本质上与自己不同一样。

    “这家伙也到达真仙的地步吗?”

    咽了一口口水,雷厉感觉喉咙依旧有些发干。

    不知什么时候,林飞已经将头低下,在其脸上狰狞的伤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中。

    强烈压迫感逐渐消失,变成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

    过了一会,一张熟悉的面孔在雷厉眼前浮现,那张是自己在两年多前,仙人墓地所见到的人,只是比起那时少了些稚气多了些傲慢。

    “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强压下心中的恐惧,他从嘴里硬生生挤出这些话。

    听到这话,林飞依旧没有开口,只是缓缓上前了几步,目光还是在远处停留着。

    “好了!消失吧蝼蚁……”

    忽然间,一句话语在空气中响起。

    四周的空间顿时变得扭曲起来,在其内部的雷厉竟然一点点被压缩,感受着生命的消散,他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了。

    “早知道就不该惹这家伙!”

    留下这么一句话,整个人便彻底消失无踪,只留下一枚鲜红的弹丸。

    血红色的弹丸,散发着隐隐药香味,仔细一看的话会发现里面,竟然有静脉血液流淌的声音。

    “过来!”

    随着一声话语,弹丸化为一道流光,直接飞到林飞的手中。

    这是小蛟**的一部分,也是雷厉强行迈入凝气期的基础,原本在被炼成丹药后彻底消失,不过此时却被炼制回来了。

    “朕会完成自己的诺言!”

    说着,他便将其收入虚空之中,而其的身影则也缓缓消失。

    ……

    东海市,东湖区。

    在其数米的高空中缓缓降下一道人影,若仔细一看,会发现这人长相与李毅有些许相识之处。

    他正是李家现任天才,号称天才榜第一人的李斐。

    可此时却毫无第一人的气质,全身衣服破烂不堪,甚至还有好几道巨大伤痕,英俊的脸庞也变得狼狈不堪。

    “好强!我一身战力足以媲美天师,却仍然伤不到对方分毫。”

    缓缓吐出一口气,李斐有自信在这一世代,自己进不步绝对是华夏最快的。在大宗师之境就拥有天师级别的战力,但还是无法跨越仙人那面高墙。

    一边逃命,一边从储物袋中拿出丹药疯狂恢复,李斐瞥了一眼身后那道身影,脸上逐渐浮现出绝望之色。

    “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吗?”

    他在内心不甘地怒吼道,

    这场战斗的好处是超乎想象的,不仅帮自己稳固了大宗师巅峰境界,还让其窥探到了仙人的高墙。

    只要给予数十年的时间,李斐有把握自己能够直接突破到天师境界,甚至以后有望到达那缥缈无踪的仙境。

    到那时,眼前这妖族恐怕不敌其一掌。

    李斐如今最欠缺的就是时间,可惜对方不会给予的。

    只见,后面那个妖族豹子仙人脸上露出嘲笑之色道:“不错!能在我手里撑过一招的,你当属于天才之列,若假以时日超越我也非不可能的事。”

    尽管话语充满欣赏之色,可对方的脸庞却是讥笑。

    也难怪了,假以时日李斐或许真的能超越自己,可那也得有时间才行,在如今大难爆发的现在根本没有时间。

    “我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闻言,李斐没有说话,只是眼中充满了不甘心,他没想到自己今天会陨落在这里。

    真可谓一入道门,生死在外。

    “哼!果然很没用,华夏除了他以外其余人根本不配做我对手。”

    就在这时,一道金发青年人的身影缓缓出现。

    看到对方的瞬间,李斐脸庞上浮现出难以掩盖的惊讶,因为眼前这个人他也认识。

    当初自称同时代第一人,如今已然迈入天师巅峰境界,足以匹敌仙人的米国天才,米西亚。

    米西亚一身黑色管家服,带着领结,陪上那英俊的五官,有种说不出口的绅士气质。

    “你是米国的第一天才米西亚?”

    见此,豹老眉头紧皱,显然没料到对方竟然会在华夏出现。

    “嗯?没想到连大名鼎鼎的妖族长老都听说我,果然你们在人类那边,有着不为人知的情报网。”

    淡然一笑,米西亚熟练的用中文开口道。

    对此,豹老没有多说些什么,一种野性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小鬼极其危险。

    从体内的灵力雄厚层度来看,对方仅仅只是个天师境界,但以往的经验不停警告着危险两个字。

    “此子不可留!”

    深深吸了一口气,豹老不清楚这个原因,只是这家伙必须剿除掉,否则未来难免说不会到达盟主的境界。

    剧烈的妖气自体内升起,空中那渺小的已然消失,直接化为一头数百米大的豹子。

    猩红的眼睛,庞大的躯体,上面的皮毛甚至比钻石还要坚硬,恐怕在数十枚导弹中也能活下去。

    然而最重要的是,他此时散发着的妖气,和方才简直完全不能比。

    “去死吧!”

    随着一声咆哮,整个大地都颤抖了起来,空气中掀起一阵阵恐怖的音波,从其范围内数百米的建筑瞬间化为瓦砾。

    “血红木!”

    看到这一幕,米西亚没有丝毫大意,他一开始就拿出全力作战。

    只见大地之上冒出一颗血色大树,其规模和以往不同,光是树根就足足有一栋大楼般粗,整体数干更是深入云层不见踪影。

    音波与大树撞在一起,产生了惊人的龙卷风,将东湖区所有的别墅统统掀起。

    “好可怕的力量,米西亚当之无愧是天才!”

    见此,李斐心中有些泛苦,他早就已经失去和对方竞争的心了,毕竟这些年差距越来越大,如今已然到达仰望的地步。

    “人与人的差距真是太大了,不过我也有自己的路要走。”

    想着,便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这场战斗身上。

    “有点麻烦!”

    此时,豹老脸色忽然阴沉起来,他清楚自己就算施展所有手段,都不一定能将这家伙斩杀。

    虽然双方如今的实力差不了多少,可对方在活多久根本连自己的零头都没有,如此年纪便有这番实力,日后成为仙人是指日可待。

    “豹老看来你也失手了!”

    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三道妖族的身影正缓缓靠近,只是和以往不同显得异常狼狈。

    “黄老你们怎么会?”

    见此,豹老的瞳孔猛然一缩。

    好似看穿一般,黄老摇了摇头解释道:“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只是由于这群该死的人类察觉到我们的意图,所以提前抱团取暖而已。”

    “人类竟然察觉到我们的斩首行动?”

    听到这话,豹老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由于盟主正在恢复攻入两界时消耗的灵力,他们暂时只能依靠自身来拿下凡间。

    所以身为妖族的羊老才计划这些事情,可现在看来大概都失败了。

    “哈哈……这是当然的!你们这群偷偷摸摸的妖族,要干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了?”

    就在此时,远处走过来一个平头中年男子,他正是叶凌天,在其身旁还跟着数道人影。

    “好厉害!”

    李斐察觉到,在战神身旁的人,每个人气息竟然都不弱与他,显然整个人类高层已经全部出动了。

    不只是如此,身后还有这一干天师以及宗师,而狂大刀也在里面。

    “妖族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企图,不过今天正好将你们一网打尽。”

    说话的是身穿道袍老者,他就是叶凌天的师父,也是华夏为数不多的仙人之一鹤老。

    作为最仇恨妖族的,他自然第一个跳出来。

    不过后面几个仙人也一样,缓缓上前走了一步,看得出来是支持这个决定。

    “可恶!”

    看到这一幕,黄老心中暗骂了一声,虽然一对一他绝对是最强的,可人类仙人的数量要远远胜过妖族,不然也不至于一直躲着。

    “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投降!”

    淡淡说了一句,叶凌天脸上挂着微笑。

    说实话,为了今天这个局,整个仙武界甚至将地球搞得乱七八糟,就是为了等待能确实收拾掉这些妖族长老的机会。

    这长达数百年的争斗,在如今总算是要落下帷幕了。

    “哈哈……”

    就在所有仙人们都如此认为的时候,黄老却突然大笑起来,脸上还露出几分嘲讽之色。

    “你笑什么?”

    见此,叶凌天立马开口问道,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

    虽然具体原因到现在还说不上来,但从对方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更加确信了这一点。

    黄老则露出不屑的表情说:“我笑什么?我在笑你们人类愚蠢,明明双方的仇恨根本不可能化解,还说着冠冕弹簧的话。”

    确实,双方之间的仇恨是从古代一直延续到如今,想要化解什么根本不可能。

    因此那所谓的投降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目的是想奴役妖族。

    “这样说的话你们是拒绝了?”

    听到这话,鹤老瞳孔中闪过一丝喜悦,对他来说奴役妖族绝对是无法接受的,毕竟仇恨实在太深了。

    然而身处在华夏仙人的位置,他不得不得尊崇所有人所作出的决定。

    “当然!”

    没有丝毫犹豫,黄老直接一口拒绝道。

    此时他全身所受的伤,大致上都已经好了,不仅如此气息竟然也恢复如常。

    “你们退下吧!”

    从虚空之涟漪中,缓缓出现一个白衣女子。

    白色的连衣裙,**着玉足,皎洁的美目,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诱人气质。

    可却无人敢窥探其美貌,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清楚只要见上一眼,便会被其魅惑。

    “别看!”

    叶凌天大声怒吼,同时他的心里也充满震惊和疑惑。

    这个姑娘到底是谁?竟然天生媚骨大成?妖族什么时候有如此的强者?

    虽然众人心中清楚,若是抬起头望着了一眼,自己恐怕会落到魂飞魄散的下场,还是有忍不住诱惑之辈。

    “好美!”

    纤细的小蛮腰,绝美的五官,仿佛上天所打造最高杰作。

    那些抬起头的人,无疑不惊叹其美貌,随后便化为灰尘消失殆尽。

    “恭喜盟主恢复实力!”

    黄老等人立马下跪开口道。

    对此,白慕雅只是颔首轻点,脸上还是一如往常没有任何表情。

    “该死!”

    叶凌天见此,也不敢看因为他有种感觉,若是抬头望的话,连自己这个仙人也会直接道消身殒的。

    强大的压力覆盖着每位人类仙人身上,他们的脸色变得阴沉不定。

    至于那些实力弱的,反而影响较小,毕竟无法看出对方的深浅,只是知道很强而已。

    “一、起、上”

    明明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叶凌天却花费了数分钟,才从牙齿缝里蹦出来。

    这一刻,所有人类仙人一起全力出手,因为他知道若是留手的话,肯定会直接死去。

    恐怖的高温与飓风在此时,席卷了整个地球,天空变得昏暗无比,大地开始剧烈摇晃,简直就像世界末日一样。

    可以想象,所有仙人一起出手的场面,到底有多么震撼。

    然而对此白慕雅的表情依旧没哟变化,她伸出藕白般的玉手轻轻一推,那些强悍的法术突然消失无踪。

    “这怎么可能?”

    叶凌天脸上露出浓浓的惊骇。

    要知道方才那一击,可是在场所有仙人一起施展的,其威力甚至已经突破核弹的层次,绝非人力所能抵挡的。

    可眼前这女子仿佛嘲笑一般,轻松将其化解。

    “难道所谓的真仙境界真的存在吗?”

    鹤老喃喃自语道。

    真仙这个名词在场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就连那些年轻的仙人都不知道,只有那些年纪大的仙人怪物清楚。

    好似看穿叶凌天的不解,鹤老面色凝重的解释:“所谓的真仙就是吾等之上的境界,据上古传闻到此境界者将不老不死,只是历史上并没有人到达这番境界,所以我们都没有当一回事。”

    说完,在场的众为仙人连连叹气了起来。

    他们都没预料到妖族竟然有这张王牌,要不然哪里组织什么反杀,早就各奔东西逃命去了。

    “如今就算想逃都没地方逃,人类恐怕真的完了。”

    不甘心的说了一句,鹤老眼中透漏出浓浓的绝望。

    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满脸阴沉,甚至有人听完这话后试图逃命,却被妖族大长老黄老直接击毙了。

    “哈哈……”

    在黄老的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狂笑表情。

    “从今天你们人类将变成我等奴隶,若有反抗者一律杀无赦!”

    “是吗?”

    突然之间,一道轻飘飘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是谁?”

    闻言,黄老脸色猛然一变,他伸出手指着眼前的青年人,一副见到鬼的样子。

    “怎么可能?你不可能还活着的!”

    不只是他,在场其他人包括那些妖族仙人们也一样,因为他们清楚眼前这个青年人的真是身份。

    仙皇遗子,也是仙界之中最后幸存的仙人。

    “林飞快退下!”

    叶凌天倒是没有吃惊,他早就从自己另一个弟子那里听说了这件事,可时代如今一个时代的天才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呵呵……好久不见了叶前辈你的实力也增长了不少!”

    笑眯眯的说道,林飞将目光移到众位仙人后面。

    其中大部分人都只是一扫而视,可唯独到狂大刀的时候却稍微停顿了一下,开口说了一句话。

    “不错,已经接受了一灭九仙的传承,看来你以后的路平坦不少。”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皱起眉头,唯一狂大刀自己清楚那是什么意思。

    “他怎么会知道一灭九仙的事情?”

    自从接受传承之后,他没有对任何人讲过这事,毕竟要是传出去是很麻烦的。

    然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林飞已经越过他视线落在,一个同样有着绝美容颜的女子身上。

    “宛白让你担心了!”

    “哥……”

    林宛白张开嘴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被林飞给阻止了,只见他微笑着道:“你要撒娇的对象并非我,而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才对。”

    话音才刚落,从他身后便冒出一阵烟雾。

    只见林飞双目紧闭,身体不停的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随后那阵烟雾竟然缓缓的凝聚成一模一样的另一个林飞。

    “谢谢!”

    倒在地上的林飞缓缓开口道。

    和身后的相比较起来,他的气质更温和一些,语气并非很强给人一种软弱的感觉。

    “嗯!”

    轻轻点了点头,林飞对此没有说话,反而转身离去。

    在那漆黑的眼眸中,闪烁着金黄色的光芒,整个人仿佛一把出鞘的利剑,有种锐不可挡的气质。

    “这……”

    看到如此惊异的一幕,所有人都张开嘴巴,就连林宛白也已然如此。

    “白慕雅久等了!”

    对此,林飞没有解释,因为他相信另一个自己会和宛白解释清楚的,现如今要处理的是眼前这个女子的事情。

    第一次双方见面是在仙界,当时自己还是一枚纨绔什么都不知道。

    第二次则是下凡之后,那时白慕雅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装作完全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至于第三次是仙人墓地的时候,当时对方说出了背叛的话语,自己的心被狠狠伤透了。

    而第四次是在妖族秘境的婚礼上,自己战群妖夺新娘还害死老爹。

    “这是我们第五次见面。”

    回想着以往的种种,林飞面无表情的说道。

    “嗯!”

    颔首轻点,白慕雅第一次对话有所反应,她伸出玉指指了指一旁道:“我们到混沌空间去战斗吧……”

    林飞没有说话,明明他有很多事情想要向其叙述,可话到喉咙中总是卡住说不出口。

    一把漆黑的剑刃自虚空浮现,缓缓落入他的手中。

    那把剑,白慕雅有印象,正是上一代仙皇所使用的斩天剑。

    望着手中那黑色的利刃,林飞的眼中露出一丝怀念。

    以前没能理解,为何老爹将自己修为废除丢入凡间重新修炼,而现在他却十分清楚,这是为以后接受仙皇传承打基础。

    由于他本身的仙君实力,完全是嗑药磕碜的感悟不深,对道的理解不高,所以无法完全接受老爹的深厚的修为。

    然而现在经历凡尘的那么多事之后,已经能充分接受传承,并且化为自己的修为。

    这和眼前接受妖祖传承的白慕雅大同小异。

    两人都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直接飞升穿过层层空间璧,来到一望无际的黑色空间。

    “这就是老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望着着仿佛无边黑暗的空间,林飞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柔和。

    当初自己年少轻狂,一心为了追寻爱情,可如今变成现在这样。

    不得不感慨一声,命运的多折。

    “白慕雅一战吧!”

    纵然有着千愁万恨,也无法说出口,因为她是妖而自己是人。

    金黄色的剑芒自虚空浮现,伴随着恐怖的威压,向前方急速袭击而来,仿佛要将一切都吞噬殆尽一般。

    这正是林飞以前施展的剑如一线牵,只不过其威力不同而语。

    隆隆的轰声自虚空中响起,白慕雅那张绝美脸庞露出坚定之色。

    随着玉手一抬,一枚浑圆的古镜在上空中浮现。

    “妖祖镜?”

    见此,林飞瞳孔猛然一缩,即使如今已经到达仙皇的境界,那面镜子依旧给其一种危险至极的感觉。

    浑圆的古镜散发出蓝色的强光,其镜面上掀起阵阵涟漪。

    当剑气触及到的瞬间,便被吸收在里面。

    “去!”

    随着白慕雅娇声怒喝,那面镜上的剑气竟然直接反弹回来了。

    望着撕裂空间的金色剑气,林飞心中猛然一凝。

    这招他曾经见过,在老爹施展剑气的时候,也被此招给反弹回来过。

    “妖祖镜果然不愧是最顶级的仙宝。”

    说着,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同时左手成剑指指向对方。

    微弱的白光自指尖闪烁,明明看上去好似随时都会消失,却给人一种奇怪的威压感。

    轻轻一点,与金色剑气撞在一起发出巨大雷鸣声。

    轰!

    两人周围的混沌空间,正逐渐在崩坏,仅仅只是残留的剑气,就已经引起时间逆流的现象。

    破碎的空间断层中,狂乱的气流不断吹拂,一般的仙君恐怕触及便会消散。

    然而林飞和白慕雅依旧继续战斗。

    一天、一月/、一年……双方就这样在混沌空间不断战斗,甚至连岁月都忘记了。

    “到底过了多久了!”

    望着手中残破的斩天剑,林飞一边喘气一边说道。

    作为站在道之顶点的仙人,他根本不会觉得累,即使不眠不休的战斗一千年,也不会留下一滴汗。

    可现在不仅额头上满是汗珠,全身的衣服早就破烂不堪,身上几乎都是血迹。

    “不知道……”

    白慕雅缓缓的摇了摇头,如今的她头发上染着血渍,美丽的瞳孔暗淡无比,好似跌落凡间的仙子。

    在这数不清的战斗数月中,两人的眼中只有对方,妖族、人类……外面所有的事都暂时遗忘。

    “差不多该结束了,白慕雅下一招做个了结吧!”

    停下手,林飞忽然开口说道。

    闻言白慕雅美目中闪烁一丝悲伤,不过也没有反对颔首轻点答应下来。

    确实,双方都已经到达极限了,体内的灵力几乎已经耗尽,恐怕只剩下挥动一击的力气。

    紧紧握着斩天剑,林飞心里清楚无论是自己还是这把剑都已经到达极限,最多只能挥下最后一击。

    剑气缠绕在黑色的剑身上,浓浓的情仇也一起附加在上。

    这一招是他在仙人墓地失恋所创造出来,也是下凡后自身体会最深的情感。

    “情难忘!”

    轻声说了一句,从那剑上传来阵阵悲鸣,就好像失恋之人哭泣一般,让人忍不住回想起自己的初恋。

    看到这一幕,白慕雅脸上任然没有任何表情,只不过体内的灵力也提高到极限。

    剑缓缓的逼近中,对方的灵力正不断提升,显然双方剩下的力量并不一样。

    “看来我要输了!”

    林飞对此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

    这一战他尽力,已经将所有的招式都施展出来,没有半点留手的余地,可最终还是不敌。

    有些奇怪,心中并没有太多不舍,或许觉得死在白慕雅手中也无所谓。

    就在林飞做好觉悟后,奇怪的一幕发生了。

    眼前这白衣女子只是提升体内的灵力,却没有半点施展法术的意思。

    “你到底是……”

    还没等他思考完,残破的黑色剑刃就已然贯穿女子的娇躯。

    鲜血染红了衣裳,白慕雅那张绝美的脸庞逐渐苍白起来,她抬起雪白的玉手,抚摸着对方那张熟悉的脸庞。

    “我……”

    林飞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却卡在喉咙里什么都说出口。

    此时白慕雅脸上挂着淡淡笑容。

    最终手臂缓缓垂下,而白衣女子的体温逐渐下降,最后变成一具寒冷的尸体。

    抱着那具尸体,林飞脸上没有丝毫变化,泪水顺着脸庞滴落下来。

    自己后悔了吗?他不知道,只是心中痛苦的仿佛被撕裂,并且这疼不会随着时间而消失。

    至于白慕雅最后的想法,可能是恨自己要复仇,也有可能是后悔相遇……

    林飞无法得知这一切。

    因为对方已经死了,而且还是自己亲手杀死的,连灵魂都一并消散,根本没有转世活复活的机会。

    “你永远会是一具尸体,停留在那最美的时光!”

    说着,林飞强忍着悲伤想要从混沌空间出去。

    就在此时,白慕雅的娇躯中钻出一道金色的小影,那正是之前失踪的小蛟,从其模样看来显然是被对方保护着。

    “太子殿下你……”

    小蛟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却被林飞给阻止了。

    无论如何,他是新一代的仙皇,也是杀死自己最爱之人凶手,这将会永远残留在记忆深处。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我的老爹是仙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香甜鲜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香甜鲜橙并收藏我的老爹是仙皇。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