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全本免费小说

    待人都走了后, 屋子又成了原来的安静模样,浓重的药味飘散在空气中, 苦涩得让人心头发慌。

    薛延在阿梨的身边坐下, 眼睛贪婪盯着她面容,一寸寸细细地看。

    过不知多久,他忽而轻声开口,“阿梨,我做了个决定, 很鲁莽,不知你会不会怪我。”

    顿了顿,他又笑了,笃定道, “你不会怪我的, 无论我做什么你都会与我站在同一边, 你信任我,我知晓的。”

    衣衫已经褶皱, 薛延褪下去, 而后脱了鞋子躺到阿梨身边。他两膝曲起,将身子蜷成一团,双手捧着她的,漫无边际地说着闲话。这姿势亲昵非常, 甚至能听见阿梨微弱的心跳声,薛延恍然觉得回到了很久之前,阿梨还健康活泼的时候, 他们紧靠在一起聊着白日种种琐事,幸福甜蜜。

    当决心放下一切奋死一搏之后,便就释然了。薛延神情轻松,话匣子一旦打开就收不住。

    到了最后,不免又开始憧憬触手可及又像是远在天边的未来。

    薛延说,“梨宝,若是以后你好了,我也还活着,我便就带你回扬州,好不好?我想,比起宁安,还是那里更适合你些的,风柔水暖,画舫成行,不似这里的寒风会冻伤了你。我还想看你穿一身浅蓝色裙子走在青石板路上的样子,再打一把花伞,桥头是绿柳,远处有商船,多好,我还未见过呢。”

    他笑了笑,用胡茬摩擦着阿梨细嫩的手背,低低问,“你说是不是?”

    屋里安安静静的,只有细微的气息声和烛火燃烧的声音,薛延轻轻咬了下阿梨的手指,温声道,“睡罢,明日一早来宝怕是又要来闹你。他长高了许多呢,但是却愈来愈听话了。以往他不懂事的时候,我生气,现在乖下来,我又心疼,总觉得亏欠于他……你说是不是世上所有的爹爹均是如此?你这个做娘亲的也是一样吧。”

    天已经灰蒙蒙快要亮了,薛延也终于觉得困倦,揉一把额角,转身吹了灯。

    他没瞧见,阿梨的眼角滑过一滴泪,转瞬隐入鬓中,只留下一道濡湿的痕迹。

    半个月一闪而过,安稳的像是柔静水波上一艘望月的船,所有人甚至都忘了不久前薛延曾几近疯狂。

    六月九日,周帝抵达宁安。

    他是个好皇帝,至少是真的心系百姓的,一路轻便出行,竟是比送殿试喜报的官差还要快上一些。邱时进 早先一步得到消息,带着一众官差在城门口等候,又命令百姓簇拥着列在街道两旁,一齐叩拜行礼,呼声震天。

    连年大旱,宁安城外的麦苗已近倒伏在地,百姓缺食少穿,大多面色干黄,衣裳打着补丁。

    但亲迎仪仗却近乎奢华,八乘轿辇,顶棚四周坠着龙纹金铃铛。

    周帝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低声问,“不是说过,一切从简的?”

    帝王动怒不显声色,只几个字便就足以慑人,改朝换代后,这还是邱时进第一次见到周帝,本就战战兢兢,现经此一问,更觉双膝酸软,险些再次跪下来,嘴唇哆嗦着说不出话。

    周帝摆摆手,也不欲在这样危难关头再加为难,只说,“罢了,不乘轿了,走去吧。”

    于是,浩浩荡荡一群人簇拥着前往府衙。两旁官兵手持长刀,侧身并肩而立,紧张观察着周围动向,邱时进低眉顺眼走在周帝身边,两人低声交谈些什么。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百姓们虽对邱时进恨之入骨,却也不敢出声说些什么,只忍气吞声跪在地上。

    原本熙攘长街一片死寂,只有中间仪仗缓缓前行。

    周帝偏头问,“邱大人,前段时日朕已将去年底多缴的赋税钱粮返还回来,怎的百姓还是这幅面黄肌瘦样子?”

    邱时进早料想到周帝可能会问及此,但真的听到后还是心中一惊,额上渗出细密的汗来。

    周帝确实在一月前将钱粮都运了过来,但被他扣下三分之一,再经由手下层层把关克扣,最后到了百姓手里的不过剩二成而已,且到现在也还没有全部发放完毕。

    宁安官员冗杂,虚位不少,从邱时进往下数到真的与百姓接触的官员,足有十级不止,层层审批核对,办事拖沓可想而知。

    但对着天子肯定是不能这么说的,邱时进抹了把汗,把原先准备好的说辞拿出来,“宁安人多地少,住户分散,钱粮发放一事卓有难度,且近日新生婴儿极多,父母多惯爱子女,将嘴中口粮省下来只为求新儿活命,自己不舍多吃一粒谷子,这才像如今这般。身为父母官,臣自觉心中有愧,却又无能为力,实在良心不安。”

    说完,他面色凄苦,竟还装腔作势要跪下来,哀戚道,“臣办事不力,求情陛下责罚!”

    见邱时进如此模样,周帝心中稍有动容,但舌尖上的话还没说出口,便就被一道高声扼止。

    “你确实该死的,还应抽筋剥骨,曝晒街边,任由野狗啃食!身为知府,心中无半点为民之心,虚与委蛇,弄得整个衙门上行下效,百姓苦不堪言,好意思讲自己为父母官?你不知羞耻,良心何在!满嘴谎言之人,变脸之快如同三岁小儿,你是官员还是戏子?为官这些年你惹下孽债种种,手上鲜血淋漓,夜半之时就不会觉着痛心害怕吗?!”

    薛延立于街边,以手握住面前阻挡官兵的刀刃,一番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听得邱时进面如土色。

    周遭人俱都震惊瞧着他,不敢相信竟有人真的敢当街怒拦帝王仪仗,在几乎被官兵封场的街道痛斥四品大员。

    这无异于送死。

    薛延当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他不怕。没有步步为营,没有费尽心机,他知道自己这样做无异于以卵击石,但就是那样一腔奋勇冲上去了。薛延明白,这许是他唯一一次能够与邱时进对抗的机会,容不得他有一丝的怯懦顾虑。

    周帝眯起眼,歪了身子看过去。

    邱时进后背寒毛直竖,当即厉声道,“放肆!哪来的疯子惊扰圣驾,给我押下去!”

    周帝身侧的亲卫将手按在刀把上,本想上前,被周帝抬手制止,“等等看。”

    这时,邱时进手下的捕快终于反应过来,伸手擒住薛延肩膀,想要将他带离。

    薛延手掌被割伤,红殷殷的血串儿从指间滑落滴在地上,他不觉着疼,用手肘狠狠击退右侧捕快,挣扎着上前一步道,“邱时进,圣上面前不得妄言,若我不是疯子,你便就是欺君之罪,要诛九族!”

    “你!”邱时进睁圆双目,嘴里喃喃念叨着,“疯了疯了……”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向周帝躬身道,“陛下,此人为宁安某成衣店掌柜,只近日妻子重伤,家业破落,他一时忍受不住,伤了脑子,现在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让此人闯入仪仗中是臣的失职,臣立刻派人羁押!”

    周帝意味深长看着他,淡淡问,“你们认识?若不然,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邱时进一时失语,正当此时,薛延脱离身侧捕快钳制,往前几步跪倒在周帝面前,一字一句道,“宁安知府邱时进在位期间胡作非为,贪赃枉法,鱼肉百姓,实为一大祸患,奈何其权势滔天,又与宋家结为亲盟,无人敢违逆。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中已久,前路茫茫几无希望,幸得陛下出巡,草民斗胆直谏,虽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此言一出,街边一片哗然,邱时进不知是气还是怕,两股战战抖若筛糠,“放肆”二字出口时尖利如同阉人,但最后一字还是被齐齐高声呼喝的百姓倾盖过去。

    当有了第一个肯站出来的人,原本的恐惧便渐渐被愤怒所取替,紧接着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不出几个喘息的功夫,街边便就站起了一片人,均以手指着邱时进,愤慨控诉,更有甚者则声泪俱下,一时间嘈杂声直冲云霄。

    场面转变得如此之快,让人措手不及。

    周帝惊愕一瞬,随即缓缓看向邱时进,拧眉问,“邱大人,这你怎么解释?难不成,这些全都是疯子?”

    邱时进脸色惨白,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些平日里唯唯诺诺的百姓,他们现在一个个如同被激怒的猛兽,神情凶狠似要上前将他剥皮吞骨。而罪魁祸首薛延伏在一边,手下土地几要被鲜血染红,额上青筋崩出,双目紧闭着。

    他从未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

    周帝冷静看着他,两手负于身后,在等一个答复。

    邱时进脑中一片混乱,他来不及细思,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道,“陛下,百姓读书少,智少,多为愚人,善受鼓动,您是知晓的!他们就是被人教唆了,被人利用了,这才齐齐出来做这些疯事。臣在位十三年,一直勤勤恳恳,未做过那等腌臜之事,请陛下明察!”

    周帝颔首,又望向薛延,问,“你可有话要说?”

    薛延道,“有!”

    周帝弯唇,“且说来听听。”

    薛延叩首,“在这之前,草民薛延有一事相求。”

    听见这个名字,周帝顿了顿,眉头皱起似在回忆什么,过一会才颔首道,“可以。”

    薛延抬头,腮边肌肉紧绷,重声道,“草民今日拦截圣驾,出言相谏,实在胆大妄为,罪该万死,但这只为草民一人之事,家人毫不知情。陛下明察秋毫,皇恩浩荡,定不会波及无辜,若陛下听闻草民所述后动怒,草民愿以鲜血以祭之,且望保家中妻儿祖母平安!”

    周帝淡淡笑着,“允。”

    薛延毫无畏惧直视回去,开口道,“去年年底,因赋税调整,邱时进在周谌大人督佐下征收钱粮,这本合该合理,但在周谌大人走后,邱时进又以税额出错为名,向百姓再次征收了赋税,以致年关临近,而百姓连件新衣裳都买不起,许多人家中甚至连余粮也无!”

    邱时进额上大滴汗珠落下,他颤颤看向周帝,开口欲要解释,周帝只扫他一眼,又冲着薛延道,“还有吗?”

    “后因朝廷派兵攻打东瀛,需筹集粮款,邱时进为博功绩而不顾百姓死活,率领官兵挨家挨户征讨,若是不给便就打砸抢夺,甚至还要捕人入狱。后朝廷体恤北地旱情,下令退回年前的赋税,但直至今日,大多百姓仍只得到了二成的粮食,不够糊口之用!百姓陷于病痛,而身为父母官的知府却奢靡无度,肉糜掷于后门口喂食野狗。”

    听闻此言,周帝神色终于出现了变化,他看着邱时进,低声问,“那,钱去哪儿了?”

    邱时进的嘴半张着,半晌不知如何作答。

    薛延又道,“邱时进不但贪赃枉法,鱼肉百姓,更是纵容家眷,视朝廷律法如无物。卫鞅曾道‘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法之不行,自上犯之’。但邱时进的一双儿女在宁安却如同蟹般横行过市,如遇不合其心意者当即令人逮捕,其女邱云妡甚曾口出妄言,说在宁安城,她便就是王法。如此狂獗,令人惊惧。”

    邱时进怒道,“你胡说!”

    薛延看都不看他,继续道,“邱云妡不仅为人狂妄,更是狠毒无比,上元节那日在云水寺门前以马车撞向我妻,我妻子至今未能完全苏醒,邱时进对此心知肚明,但不闻不问,仍让女儿于法外逍遥。而上月底,邱云妡更是用贝母与乌头谋害我妻子,让她险些丧命。这样恶毒妇人,不千刀万剐不足以祭公道天理!”

    围观百姓中爆出阵阵叫好之声,随着阵阵激动哭音。

    被强权压抑太久,现情绪终于有了倾泻的出口,群情激愤。

    邱时进已经完全瘫软在地上,手足无力,只惊畏看着面色沉沉的周帝,心中已知他死期将至。

    而薛延唇线紧绷,紧接着又说出另一件足以让朝廷天翻地覆的事。

    “为求家业,邱时进还笼络乡试考官,为其子买下解元一位。罗远芳目不识丁,却摇身一变成了乡试头名,这让那些寒窗苦读数十载,最后却名落孙山的学子作何感想?实在是罪大恶极,令人憎恶。但如此大一件事,报到京城后却被轻飘飘压下来,邱时进毫发无损,仍旧为祸一方。官官相护何时了?朝廷何时才能肃清!”

    周帝震惊,猛地转头看向邱时进,他面色乌青,显然气极,一脚踹向邱时进肩膀,怒吼道,“来人,将这污吏褪下官服,押入大牢!另派人封锁邱府,一个人也不许跑掉!”

    身边随从问,“陛下,那宋府呢?”

    周帝咬着牙道,“封起来,再将那邱氏也带入大牢,严加审问。”

    随从行礼道,“喏。”

    不过几个喘息功夫,邱时进被人反扭着双手带走,他神色灰败,不复往日趾高气扬,狼狈不堪,所路过之处还有人往他身上吐口水。曾经高高在上的四品知府,一瞬便就沦为阶下囚,地上留着一顶被踩扁了的乌纱帽。

    薛延松了口气,浑身骤然软了下来,双手撑在地上,双目微阖。

    周帝看他一会,忽亲自弯身将他扶起,又吩咐身边侍从道,“去取瓶伤药来。”

    没一会,薛延手中就多了个碧绿色的小瓶子,他抿抿唇,行礼道,“谢过陛下。”

    周帝看着他,温声说,“朕听过你的名字。”

    薛延惊诧抬头,周帝又道,“殿试时候,阮爱卿曾与朕提及你。我本还不确定,以为是巧合同名,但看你那时沉着镇定样子,实非寻常之人。你是个人才,阮爱卿也是,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薛延笑了下,缓声道,“我现在只想我的妻子能快些好起来。”

    周帝看向随从,吩咐道,“让刘御医去瞧瞧。”

    随从有些为难,“初到北地时候,刘御医水土不服,病下了,现在还没力气能起身。”

    周帝说,“那便就再给他半日时间休养,晚上去。”

    随从应下。

    薛延喜出望外,忙跪下叩首道,“谢过陛下。”

    周帝态度温和地点点头,而后转身走远了。

    有人过来扶薛延起身,又恭敬牵来马车,欲送他回去。

    薛延婉言拒绝,他没回家中,也没去店里,而是又去了趟云水寺。

    他只来过三次这里。

    第一次时是陪着阿梨,那时他还不信这些,只敷衍站在一边瞧她跪拜。

    第二次是几临崩溃之时,他病急乱投医,用三千两银子为佛重塑了金身,那时候他想的是,只要阿梨能够好起来,就算散尽家财他也心甘情愿。

    而现在,薛延不知自己是何心境。

    方丈已经识得他,见薛延前来,亲自接见。

    他带着薛延到大雄宝殿去,看那些重新镀了金粉的佛像,似乎心里原因,薛延总觉得佛祖笑容更为慈悲庄严,周身散着金光。

    方丈说,“这佛原本是没有这样大的,香客们施金粉,一层层刷上去,才像现在这样。佛镀金身不渡人,佛不渡人时,唯人自渡。因果因果,说到底,还是要凭着自己。”

    薛延在殿内站了一会,鼻端檀香袅袅,木鱼声一下一下,似敲在他心上。

    他又想念起阿梨了。

    没多会,日头西王晓章斜,温吞的一团悬在矮空中,明亮但不热烈。

    薛延抬头望了望天,转身出了山门,去了趟腊梅林。

    近一年没下雨,大多数的水井已经打不出水来,就算梅林里也不再湿润,土壤板结出了硬块,树叶萎蔫,有的枝条上甚至掉光了,看起来光秃秃的,不甚可爱。薛延精挑细选了一枝看起来最嫩的,小心折下来放在袖中,想要给阿梨带回去。家中冷清许久,是该装扮些新鲜颜色了。

    不知为何,薛延冥冥中总有预感,今日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连心都跳得快了起来。

    但没走几步,枝条上脆弱的叶片便就被磨蹭地掉了下来,还有几片卷曲着,像个蜷身的婴孩。薛延皱皱眉,停脚寻了个台阶坐下,细心将那些卷起的叶片抹平。

    他手心有伤,只草草包扎一下,用力时候还会渗血,薛延翘起小指,避开枝上的小尖刺,做的耐心细致。

    但到底还是粗糙了些,没过一会功夫,那根枝就被他摧残得没剩几片叶子,瞧起来像一只弯曲生满了刺的杆儿。薛延盯着它看了会,还是给扔掉了。他觉得不能让阿梨瞧见这个,太丢人。

    胡安和气喘吁吁跑过来的时候,薛延还在梅林里到处搜寻着漂亮的树枝,挑挑拣拣,满面嫌弃。

    胡安和一身风尘,袍子抖一下都能掀起漫天的灰,他嗓子干哑,冲着薛延撕心裂肺地吼,“你有病吗?你不回家在这里转什么?”

    闻声,薛延身形一顿,似是不敢相信,直到回头瞧见胡安和的脸,他心尖一跳,手中的几条枝杈扑啦啦都掉在地上。

    他回身,兴奋冲着胡安和跑过去,用力抱了他一下,“你竟然回来了!”

    胡安和本还怒气冲冲,但瞧着像只小狗一样扑过来的薛延,他受宠若惊,两手平举着,竟不知该放在哪里是好。

    他舔舔唇,小心地拍了拍薛延的背,有些陶陶然道,“你就这么想我?”

    薛延松开他,往后退一步问,“马神医找到了吗?”

    “……”胡安和痛心疾首,“我早就知道,你心中根本是没有我的,就算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你也对我不闻不问。”

    薛延不耐地皱眉,“废话那样多,我问你马神医找到了吗?”

    “……”胡安和颓败点头,“就在家中,还有一个穿的很正经的白胡子老头也在,好像姓刘,身子不太好的样子,由人护送过来,一进院子就到处找茅房,也不知道是干什么来的,我着急找你,也没细问。阿嬷说你可能在这里,我就马不停蹄来了,现在又累又渴,从早上到现在我就喝了两口水,还是街边的大碗茶,一碗要我两文钱,什么水这么贵,里头碎了金沫子吗?真是的,看我们老弱病残就讹人,怎么这样子。还有你,我辛辛苦苦回来,你……”

    胡安和絮絮叨叨说半晌,一抬头才发现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他诧异回头,只瞧见薛延飞奔下山的背影,拐了个弯,转眼就不见了。

    那一瞬,胡安和觉得他还不如从这里跳下去来的痛快。

    这世界怎么总是欺负善良单纯的人?

    --

    除夕那日,阿梨的身子已经基本痊愈,除了还有些瘦削外,几乎看不出病态。马神医与刘御医守着她照看了两个月,直到阿梨可以自己下地活动后才离开,但到底还是伤着了骨头,若是路走多了,还是会觉着疼。

    薛延给阿梨弄了个带小轮子的椅子,每日推着她到处走,不肯让她沾地。

    阿梨觉着他小题大做,但每每一对上那双带着祈求的黑润眼睛,她便就说不出话了。

    阿梨感觉奇怪,怎么她生一场病的功夫,薛延变了这么多。

    以前像只刺猬,现在却像只狗儿,总是喜欢捧着她的手,也不说话,就那么干巴巴地坐着,还笑得很高兴的样子,有那么点傻,但是意外的可爱。

    店里生意他也不怎么打理了,就那么晾着,前段日子还筹算着要将铺子卖掉,被韦翠娘气急败坏说了一顿才暂时不提,但阿梨知道,他没打消那个念头。

    生病那些时日,她对外界不是全无感知的,有时候薛延与她说话,她听得到,薛延趴在她身边哭,她也知道。

    阿梨想,那段艰难日子里,比起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的她,更痛苦的是薛延。所以在醒来后,她对薛延比以往更纵容,几乎有求必应。两人有了更多相处时间,恍然似回到了新婚那时,黏腻温存。

    来宝已经两岁,调皮捣蛋的时候,跑跑跳跳像是只小猴子,一时不得消停。韦翠娘也有了半年的身孕,肚子鼓鼓像塞了只西瓜,但依旧行动如风,她仗着腹中孩子,对胡安和更为颐气指使,呼来喝去,胡安和笑意盈盈,甘之如饴。

    今年是太特殊的一年,经历了大风大浪,但好在一切平安。

    中王校长NB午时候,胡魁文带着胡夫人与小结巴的娘也赶过来,凑在一起过了个团圆年。阮言初在殿试中中了一甲探花郎,深受周帝赏识,留在京中任职,进翰林院,为七品编修。他回不来家中,但托人带来了许多好吃的,点心之类怕路上坏掉,大多是瓜子花生糖。

    与平日里吃的不同,这瓜子分许多口味,玫瑰牛乳和蟹黄,看起来五颜六色,分外喜庆。

    来宝不喜欢那个味道,吃了一口,蹲在地上呸了半晌,气得薛延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周帝竟也派人送了礼品过来,首饰绸缎,还有几个一人多高的前朝大瓷瓶,零零总总加一起堆了半间屋子。

    常言说,物极必反,否极泰来,竟然是真的。

    晚上放完烟花之后,冯氏带着一众女眷在屋里包饺子,第一次这样多人在一起,欢声笑语停不下来。

    晚饭是阿梨主厨,五荤三素两汤两凉菜,胡魁文和韦掌柜撑到不行,相互扶着到街上去溜弯儿。韦翠娘挺着大肚子,光明正大地偷闲,坐在炕头慢悠悠地啃黄瓜,胡安和死皮赖脸贴着她,两人你一口我一口,把阿黄馋得满炕乱跑转圈圈。

    薛延趁着来宝追兔子的时候,偷偷带着阿梨到屋外去看雪。

    中午时候下了雪,白茫茫一片,现在还没化掉,红灯笼映在上面,十足的年味。

    阿梨穿的很好看,戴了对红宝石耳坠子,一双唇嫣红漂亮,懒懒地倚在薛延怀里。

    薛延垂眼瞧她,爱怜亲亲她鼻尖,忽而道,“今晚的月亮真美。”

    阿梨疑惑地看着天空,“除夕夜哪里有月亮?”

    薛延说,“你就是我的小月亮。”

    他不常说情话,有些害羞和笨拙,可说完又有些后悔,觉着措辞傻傻的太尴尬,便板着脸站在那,试图掩饰。

    阿梨笑的停不下来,眼看着薛延的耳根都要泛红,她咬咬唇,捧着他的脸小声哄道,“你也是。”

    薛延问,“什么?”

    阿梨说,“月亮呀,会发光的月亮。”

    她将额抵在薛延下巴处,声音轻柔,“谢谢你在经历了那么多苦楚后还愿意陪着我,以后的日子,我们慢慢过。”

    完

章节目录

阿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李寂v5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寂v5并收藏阿梨。

顶部